跨越60載的回歸,只為致青春 ——武漢一中56屆畢業生“甲子歸來,感恩聚會”

                    原文出自:        發布時間:2016/4/7 9:05:17         瀏覽次數:

                    闊別60年,笑談青絲染白霜。

                    他們,十八歲時離開,再回來時,或年已八旬。

                    他們是武漢一中1953屆初中、1956屆高中畢業生。1956年,他們從武漢一中高中畢業;2016年,他們回到一別60年的母校。

                    這是怎樣深沉的情結,離開60年,還是要回來。2016年4月1日,他們回來了!帶著對青春無限的眷念,懷著對母校無盡的依戀,52名1953屆初中、1956屆高中畢業生回到武漢一中。

                    4月1日上午十時,“甲子歸來,感恩聚會”——武漢一中1953屆初中、1956屆高中畢業生畢業60年校友會在武漢一中舉行,武漢一中庫路校長、蔡旺森書記出席會議,本屆畢業生的班主任老師陳夢麟老師應邀出席。

                    這些一中的學子,風風雨雨一輩子,依然把武漢一中當作自己的家。離聚會開始還有一個多小時,就有老校友迫不及待地趕來了。最先來到會場的一位老先生說,他定居黃石,因為這場60年的約定,他天沒亮就出發趕到武漢,只為這一場久別的重逢。

                    這是怎樣的重逢啊,跨越60年,這是他們人生之路的四分之三,因為在武漢一中的中學時光成為他們永生不忘的記憶,所以縱使生命垂老,但是青春永存。

                    那三位見面了,激動地簇擁著說“不要告訴我你的名字,我一定記得你!”

                    那位靜靜坐著會場,靜聽同窗的發言,輕輕翻動老校長張薇之的專著《教育之樹常青》,他早已鬢發斑白。

                    這位,這位,還有這位,在滾動的電子幕墻上的老照片里,尋找著自己的舊影,和青春。


                     

                    很難用言語概括老人們看到自己舊影時的心情,很難用言辭表達老人們面對自己青春的感受。

                    八十五歲高齡的陳夢麟老師看見自己第一屆的學生,興奮不已,以至于自己的“老弟子”關切他的身體讓他坐著待會說,陳老師興奮地說:“你不要說,我還沒有說完哩!”

                    著名媒體人、中國傳媒大學資深教授、武漢一中56屆校友曾慶瑞先生代表全體同學致辭。曾老深情地說:“我們離開母校一甲子,校友們商量紀念活動的時候,一致的意見是,一定要甲子歸來。我們商量甲子歸來,還有一種情結是‘憑寄還鄉夢,殷勤入故園’。武漢一中,就是我們大家的故園。我們今天殷勤歸來,一是要瞻仰這一甲子里經歷了風風雨雨的母校的最新發展,于是,我們非常高興地看到了今天這樣美麗的高貴的校園豐采。”

                    曾老動情地說:“不管我們這些學生,做了些什么,有了一些什么樣的成就和貢獻,我們都是母校教育和培育出來的。所有這一切,都是母校教書育人的成果。我們以有武漢一中這樣的母校為驕傲!六十年來,我們的人生有過這樣那樣的變化,然而,在我們心里,始終不變的是,“武漢一中,我們的文化搖籃!”在這個文化搖籃里,當年我們這些少不更事的孩子受到了一代師長們的親切呵護和精心培育,我們那些親愛的老師們教我們做人,為我們做文化啟蒙教我們學知識,領著我們開始走進社會,踏上人生道路。他們待我們如子侄,如手足,如家人,是摯友,他們在我們年輕的心田里辛勤耕耘,播種,澆水,除草,直到開花,結果,付出心血,付出無疆的大愛,我們終身都感恩戴德,沒齒不忘。”

                    他們在年近八旬時,選擇回到青春激昂時的高中母校,他們回來時,我們才知道:他們有一批人在核爆、神舟飛船軌道設計、衛星通訊、深海測繪等等國防軍事的高、精、尖科技領域里各有作為;有一批人在大學里教書育人著書立說,成為了知名教育家和學者,桃李滿天下;有一些人在黨、政、軍相關部門效力,或任職領導崗位,或身為將軍,或代表國家先后出任過五個國家的大使,或從事外貿進出口事業,都曾建功立業;有的人致力于音樂藝術、影視藝術事業,成就為音樂家、影視藝術家,為百姓提供精神食糧不敢懈怠的;還有人成為了當代名醫,醫者仁心,積德行善,造福于國人生命健康。他們都是一中英才,離開一中,他們就兼濟天下。


                    他們是武漢一中的同齡人,他們把最美麗的韶華留給了自己的母校。而畢業后的60年,是武漢一中校史的四分之三,是與武漢一中共同走向成熟的光輝記憶,這些都成為武漢一中的驕傲。

                    得知武漢一中60年的老校友的聚會,在校的一中學生都很興奮,學生會攝影部、廣播臺的小學弟、學妹們紛紛報名參加活動,他們要用自己的鏡頭記下這難忘的記憶。

                     

                    80年代、90年代在武漢一中的校友們也趕回,這些年輕的校友一同見證這場學長們的“甲子回歸”。這是一中的“四世同堂”,其樂融融!

                    這些老人們的老師陳夢麟在最熱烈的掌聲中被簇擁到講臺上,他在白發蒼蒼的眾老中依舊是領袖,是導師,他說“我最早一屆的畢業生是1956年,距今已經六十年了。如今他們最小的也已78歲,而這些垂垂老去的夫子們,并沒有忘記他們的人生之舟,是從市一男中起航的,他們如今的輝煌,跟這所遠近聞名的學校,有著難舍難分的情緣。


                    少年結緣,中年相勉,老年相望。我們師生老而彌篤,譬如窖藏老酒,每年聚會一次,醇厚就加重一分。如許人生佳釀,問世上究竟幾人能飲?而今我們師生皆已兒孫滿堂,而生活卻仍在繼續,奇跡也仍會發生。”情到深處令人感慨萬千。

                    感恩聚會上,武漢一中庫路校長、蔡旺森書記代表武漢一中對學生們的返校致以最熱烈的歡迎和最真誠的感謝。庫路校長說:“武漢一中之所以能成為江城名校,就是因為有你們杰出校友的存在,你們是一中的中流砥柱,是一中精神精華所在,感謝你們用80年的精彩人生為武漢一中書寫濃墨重彩的華章,為母校奠定最堅實地基石!”

                    一中學子對于一中母校的依戀和感恩,成為一中最暖人心傳統。不論是90年代的撒貝寧、朱軼,還是60年代的李培根,或者是這群“一中同齡”級的學長們,他們經常回到母校,回到青春萌發的起點,為母校再盡自己的虔誠心力。曾慶瑞教授代表校友們說:“我們這一代校友最好的回報,就是盡力匯入母校的教育事業里來,用我們的學識,協助母校,給在校的小學弟學妹們開設一個“1956級校友百科知識講座”,和小學弟、學妹們一起開闊視野,到知識的海洋里見識我們這個世界,我們的社會,我們的人生。”

                    2016年4214時,武漢一中“名家進校園”之《我們怎樣看電影、電視劇?——2015年為例》隆重舉行,中國傳媒界領軍人物、武漢一中56屆校友曾慶瑞教授開講了,引導一中新生力量走向繁榮,走向更廣闊的天地。

                    什么是母校?武漢一中一位知名校友說:“母校就是你每天都要罵8次,但是卻不允許別人罵一次的學校!”

                    今天,一群經歷人世滄桑、依舊癡心不改的一中學子甲子回歸,最生動地詮釋了關于母校的全部真義。


                    上一篇: 憑寄還鄉夢,殷勤入故園——武漢一中1956屆校友曾慶瑞在畢業60周年校友聚會上的講話
                    下一篇: 武漢一中“校園開放日”邀請函
                    mg娱乐游戏官网_APP下载网址